未分類

【投稿】 The Hunt 趙雅恩

MV5BMTg2NDg3ODg4NF5BMl5BanBnXkFtZTcwNzk3NTc3Nw@@._V1_SY317_CR4,0,214,317_AL_

The Hunt,丹麥電影,導演為Thomas Vinterberg。

 

Lucas,剛經歷婚變的他,高高的鼻樑上架著一副眼鏡,個子高大,任職幼稚園教師的他樂於與孩子玩成一團;疼愛兒子Marcus的他準備可以迎接他與自己同住,興奮不已;外貌成熟穩重的他,與其中一個老師Nadja情投意合,準備好開始一段新關係。貌似一切安好,但事情總不是那麼一帆風順。

Klara,其中一個幼稚園學生,是Lucas摯友Theo的女兒。可惜Theo與妻子不時吵架,Klara反而在Lucas身上找到一份親密感,主動親吻他,又送他小禮物示好。Lucas向她解釋,只可以跟爸媽親嘴。但他沒想到,這次澄清的對話後,一連串的惡夢接踵而來。Klara向校長撒謊,稱遭到Lucas的性侵犯。事件傳開,Lucas成為整個小鎮的眼中釘,受到排山倒海、越演越烈的針對行為。他遭幼稚園解僱,兒子被前妻阻止搬到他的家,Nadja質疑他的清白,朋友覺得他乖戾而斷交,連想去超市買食物也遭到為難,甚至被毒打。

整部電影除了開頭的三十分鐘,一直充滿著極度沉重的氣息,並漸漸增強。明知道Lucas是無辜,但當你看到他如何遭受到誣捏,以及各方的譴責如何變本加厲時,那種強烈而蒼白的無力感會使你感到極難受。你無法為他作證,你無法為他辯解,你只能眼巴巴地看著他眼神裏的無奈、不解及委屈。

其中一個最有代表性的畫面,必定是在教堂裏作平安夜崇拜時,Lucas回頭盯著Theo的畫面。 這是一個極度揪心而諷刺的情境。小鎮大部分人聚集在教堂內,牧師說著不斷祈求上帝赦免、叫人認罪的的禱文,變成畫面的背景音效。到底上帝可否赦免一個在這案中無罪者的罪?還是,要尋求赦罪的,是那些自以為有資格審判別人的小鎮居民?而Lucas的所謂罪,其實是小鎮居民沉溺在鞭撻別人的自我良好感覺中所拼湊而成的,是一種無辜的、單方面屈打成招的罪。他們只以Klara的口供作證據,沒再深入求證,看見事情的表面便以偏蓋全,並覺得保護他們眼中的受害者就是一切的真理。即使後來警方表示並無足夠證據去起訴Lucas,鎮上的人依然故我,照樣的杯葛他。結果,就是完全以一個謊言,儘管是無心的童囈,站在保護受到性侵犯兒童道德高地上,以高高在上的姿態,以群眾壓力及排斥的方式完全擊潰一個誠實無辜的人,同時為自己所作的感到極有正當性及正確。不願意求證事實的本相,然後更以此傷害他人,極為可恥。

而在電影中,筆者覺得最提心吊膽的,不是Lucas如何受到別人的凌霸與蹂躪,因為小鎮居民的嘴臉是如此倒模般的猙獰。相反,是會否有一個鏡頭,Lucas最親愛的兒子Marcus,又或是少數堅持捍衛他的清白的好友,也對他生疑?筆者的這種恐懼,是源自Nadja在幼稚園官方的壓力下,忍不住懷疑Lucas的一幕。他看著Nadja,深邃的眼裏,伴著淚水,眼鏡藏不住他眼底被背叛的失望、難以置信及悲憤,使人錐心的痛,在此實在對Mads Mikkelsen的演技及其會說話的眼睛感到讚嘆。一個無辜的人,遭到身邊的人一個一個的懷疑,那種滋味,點滴在心頭。而Marcus對爸爸卻是死心塌地的信任,年少衝動的他更因為想為爸爸討回公道,被Lucas所謂的好友拳打腳踢,又與爸爸一樣受到超市職員的鄙視,最後連家中的寵物犬Fanny也被謀殺。一個十多歲的少年,像矗立在玻璃球裏的雪人般,別人投擲的仇恨和孤立如透明的水,看不見,但緊緊地包圍、滲透著他身體的每一部分,卻全因那份由時間交織成的信任,使他對爸爸的信心堅定不移。這相比Nadja,雖然她與Lucas已發生關係,是他的女朋友,但在群眾的壓力下,那份情卻多麼的經不起考驗。

事情總會平息。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一旦破壞了,該如何再建立?也許這是一場場的狩獵,你追我躲,你進我退,互相隱藏在撲朔迷離之間,誰也摸不清誰的底蘊。

下一則
上一則
2015 年 02 月 03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