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選舉快訊:專訪教務委員會本科生代表候選人雷適文及吳家齊

2022 年 04 月 23 日

選舉快訊:專訪教務委員會本科生代表候選人雷適文及吳家齊

【學苑新聞】二零二二年度香港大學教務委員會本科生代表選舉將於4月26日上午十時至4月28日下午五時一連三日於網上進行。五名合資格候選人將競逐兩個教委會本科生代表席位,惟候選人楊成杰早前向本報表示將放棄競逐席位,並暫停所有競選工作。本報訪問本科生代表候選人雷適文及吳家齊,了解其政綱及理念。

除楊以外,四名候選人將明日(4月24日)下午三時至五時出席網上選舉論壇。論壇連結為https://hku.zoom.us/j/91426680771?pwd=OGJFWXM1a05jZk9temxiTzUwWFlBQT09。

雷:候選教務委員會本科生代表 雷適文

吳:候選教務委員會本科生代表 吳家齊

問:請簡單介紹自己,並簡述參選原因。

雷:我是內外全科醫學士三年級生雷適文。我參選是想改變兩個問題。第一,以往學生會處理校政工作時,或因議題與同學的距離較遠,導致同學在校園的事務上的參與度不足;第二,學生代表之間以及他們與同學之間的溝通均不足,導致在處理重要議題時動員不到足夠人力、物力,無法推動同學參與。就第一個問題,我希望來年處理更多切身地影響同學的議題,例如學習、活動的空間不足等,從而向同學展示出校政和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鼓勵同學更加關注各種校園事務。針對第二個問題,我來年將和校務委員會以及各個院務委員會的本科生代表保持緊密溝通,大家可就校園事務互通消息。在討論重大議題時,亦可動員更多的人力、物力,推動同學參與。

吳:我是文學士三年級生吳家齊。我參選的原因有二。第一,現時學生欠缺處理大學事務的單位。過往參與學生組織及大學事務委員會的經驗令我明白到同學關注及參與校政的重要性。我亦留意到學生的參與可發揮很大影響,以前亦有不少「有心人」就不同議題發聲。有鑑於去年學生會的事,一方面我希望重建學生的網絡,保持學生在大學事務的參與度,另一方面我希望整合學生的意見後向校方提出,令學校發展更符合學生所需。第二個原因與校園生活有關。疫情已影響大家的生活兩年多,對教與學及校園生活體驗影響也很大。我希望可以運用本科生代表的身位,與不同的持份者聯絡,提出意見。現時網上教學的教學質素有許多可以改善的空間。我亦希望同學可重拾各自的校園生活。此外,有關大學疫情期間的政策,我認為其透明度不足夠。我希望可以在教務委員會,甚至大學管治委員會入手改善問題,令同學在疫情期間也可接收準確的資訊,為他們的大學生活帶來正面影響。

問:你認為教委會本科生代表會否取代學生會的角色?如果不會,你們所處理的議題和以往學生會所處理的有何分別?

吳:我不會採用「取代」一詞。在學生會真空的時期,有很多工作沒有人處理。而教務委員會有很清晰的職能範圍(Terms of Reference)。我們最希望在教委會的職能範圍內,譬如在教與學、舍堂發展、大學生活、學生福利等方面入手。教委會和學生會在職能上亦有一些本質上的分別。因此我不會採用「取代」一詞,我們只是希望重建在學生會真空期間同學所失去的東西。

雷:我們的溝通對象亦有些分別。我們主要希望與一些大學認受的學生代表,例如院務委員會、校務委員會以及其他不同大學管治委員會的學生代表保持聯繫。正如吳同學所講,兩者職能範圍有所不同,教委會主要處理學術和學生福利事務。

問:除了與院務委員會學生代表或其他學生組織成員保持聯繫,你將如何與港大同學保持溝通,聆聽他們的意見?

雷:我們和學生代表保持聯繫,首先是希望清楚大學不同方面的決策。當有重要議題時,我們亦可以就此組成工作小組。因教務委員會的學生代表只有兩個席位,空間及時間有限,這樣的做法可以接觸並動員不同層面的同學,以作有「針對性」的諮詢,而非只以Google表單廣泛地收集意見。我們希望可做到有影響及有深度的諮詢。

吳:另外,學生組織成員本身亦有其選民基礎,和他們保持聯繫可向他們的選民傳達相關議題的資訊。這某程度上分擔了我們收集意見的工作,令更多同學可了解我們想做的事。

問:請介紹你的政綱以及你最希望於任內完成的工作。

雷:首先在教與學方面,我們希望確保校方能檢討「學生對教與學之反饋」(Student Feedback on Teaching and Learning)所表達的意見,跟進以及改善教學。至於校園發展及學生福利,我們致力為同學爭取足夠的學習空間以解決現時校園「一席難求」的問題。而我最希望在任內與校務委員會及各個院務委員會的學生代表建立新的溝通平台。這個平台將會作為我未來一年工作的基礎,並成為我得悉校園動向,以及向學生代表交代及宣傳的渠道,其有助推動各學生代表所服務的同學參與校政。

吳:就著學生在大學事務的參與,有鑑於學生會真空,我們在任內會確保學生有權挑選大學管治委員會的學生代表。另外,我們希望保持與不同學生代表的溝通,並建立常設平台與他們交換意見。最後,在舍堂宿生重收(readmission)改革方面,我們會積極檢視現已落實的改革,如重收小組的組成方法以及計分準則。我們希望檢視細節上是否有可以更改的空間。而我最希望能在任內完成的工作是爭取更多學習空間,因為大部份同學都曾面對智華館爆滿的問題,而我留意到校園內其實有很多課室或空間可以騰空予學生使用。我會就此與校方或相應的人士、委員會溝通,提出意見,從而解決這個問題。

問:請簡單解釋教委會的工作內容以及其重要性。

吳:教委會是大學最主要的學術權力機關,負責所有學術事務及學生福利的事宜。教委會大概有五十個委員,包括教學人員及民選的教學人員、學生代表等。在教委會的架構下有不同的大學管治委員會負責大學不同層面的工作,例如學業指導、校園膳食、舍堂發展等等。同學在大學的大小事務都包括在教委會的職能範圍內,所以教委會對同學的校園生活十分重要。

問:有見現時各個大學管治委員會學生代表均未有產生機制,你將如何運用教委會學生代表的身分處理這個問題?

雷:我們認為若現時這些學生代表只能由大學校方委任,學生代表便毋須向同學負責,而這是我不希望見到的情況。當然我們亦明白全民投票產生學生代表的方法並不太可行,因此我們需要與校方及不同學生代表作磋商以制定一個新的遴選機制。但我們的底線是新的機制必須有學生的聲音,確保學生有權挑選不同大學管治委員會的學生代表,確保學生代表會向同學負責。

問:你會向校方提出甚麼遴選機制的方案?

雷:我覺得可參考以往評議會的做法,讓來自不同組織或學院(sector)的學生代表參與遴選,但有鑑於校方與各學生組織的合作關係不如以往,我們暫時未能提供一個詳細的方案。但我們想確保新的機制能保留過往評議會的問責精神,即被委任的同學都能夠受質詢。

問:請指出你最關注的大學管治委員會並簡述原因。

雷:我最關注的為學生事務委員會(Committee of Student Affairs)。大學其實已經在修改宿生重收制度,亦正推動各種校園發展項目。這些項目和改變都在這個委員會的職能範圍之內,由其附屬委員會負責。我希望這個委員會的本科生代表會向同學問責,向同學交代最新進展。

吳:我最關注的為校舍事務委員會(Accommodation Committee)。以往,學生會幹事會的成員為其必然委員,現時委員會則沒有了學生代表。我比較關注這個委員會在往後會否失去學生的聲音,因為這個委員會主要負責監督大學現有和未來的新建築及設施事宜,例如負責招標的工作小組以往亦有學生代表。我關注其日後將以甚麼方法吸納學生的聲音。例如之前的蒲飛路校園發展工程,其工作小組也有學生代表在內。除了大家一向都知道有學生代表在內的委員會以外,亦有本來由學生會幹事擔任委員的委員會現時欠缺學生代表。這是我比較關心的議題。

問:2019年,校委會無視教委會的意見,通過解僱戴耀廷的決定。你如何評價該事件?若同類事件再次發生,你會如何處理?

吳:我們的評價是,事件對香港大學整體的發展和形象也是不好的。由其不理會教委會意見的做法可見,校委會「有權就會用盡」。大學若要穩定發展,不同機關之間便需互相尊重。解僱權固然在於校委會,但如果解僱的是一位大學的教學人員,決定就應基於學術和專業的判斷。教委會作為主要的學術權力機關,校委會沒理由不接納其意見。我們亦認為事件反映校委會校外人士多於校內人士的問題,他們對於學術發展的方向的意見未必一致。而大家亦需要反思現時的組成方法是否真正符合香港大學和香港的利益。如果同類事情再次發生,假若我們當選,我們將基於學術角度和該名教職員的專業操守,考慮是否有一個充分的理由將其解僱,這是我們的職能範圍。我們亦會以教委會本科生代表的身分向大家交代事件。

問:對現時的網上教學及考試安排有何看法?

雷:網上教學對同學的社交造成很大影響,令他們無法面對面認識身邊的同學。其對教學質素亦有影響,例如小組討論等方面的教學質素和參與度都較差,而在進行小組項目(group project)時,缺乏面對面交流的機會亦對同學學習造成影響。網上考試安排方面,香港大學現時使用網上考試系統(OLEX)和OLEX-Moodle,雖然個別課程的教師(coordinator)可以自行選擇是否使用,但我們也知道有部份同學在使用這些系統上有些困難,例如無法找到安靜的環境考試。我們希望向校方表達儘快恢復面授課堂的意願,確保同學在社交和學習方面皆得到最好的支援。

問:如何評價現時校方和學生組織的關係?

吳:以前校方及學生組織是對等合作的關係,現在校方卻希望「管治」不同的學生組織。我們認為學生組織的存在意義是給予學生足夠空間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學校應該扶持學生組織,而非嘗試插手規管學生組織。這樣做對學生組織來說也不是一件好事。我們期望學校給予學生組織多點空間發展。

問:你最後想對選民說的說話。

雷:我們深信若想在大學事務上作出實質的改變,就不可以依賴中央層級或者學生代表,而需要全體同學的參與。

吳:如果我們有幸當選,我們會盡全力兌現我們的選舉承諾,希望大家可以在是次選舉支持我們兩位,投我們一票,多謝大家。

下一則
上一則
2022 年 04 月 23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